新闻动态

庆山西大学120周年系列线上报告三:道德危机之际向马克思请益——重读《资本论》

202255日上午北京大学聂锦芳教授为我们带来了“道德危机之际向马克思请益——重读《资本论》”的学术报告,作为我所庆山西大学120周年系列线上学术报告的第三专场。薛稷教授在主持中对聂锦芳教授表示了欢迎和感谢,介绍了聂锦芳教授的主要研究方向及在学界做出的卓越成就,表示山西大学的哲学研究正在向文本学和文献学发展,聂锦芳教授的报告对于提升马哲所的团队建设和学生培养具有推动作用。



聂教授首先表示,对《资本论》的研究角度不同,研究成果也就不同,而对于我们来说当今非常关注的是资本论的当代意义。当今不同国家地区呈现出不同面貌,但世界整体来说处于危机状态。聂教授指出,当世界普遍性危机出现时大家总是想到马克思,马克思当时的分析仍然具有当代价值。聂教授表示,马克思毕生致力于对政治权力和资本进行批判并探索摆脱它们的出路,为超越资本的现代文明做不懈努力,而在当代复杂局面下,认真分析会发现起关键性作用的依然是政治权力和资本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超越困境必须要从马克思开始。之后,聂教授从四个方面阐述了主题。

第一,《资本论》在什么意义上展开对社会历史的分析。聂教授引用马克思之语“以铁的必然性发生作用并且正在实现的趋势”来回答,也就是说,《资本论》是从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的大跨度下来把握现代世界的发展方向的,这一点对于我们理解当代社会很关键。聂教授指出,把握观照当代不能仅仅纠缠于当代,而应当结合对历史和未来的判断。聂教授指出,马克思在分析自己所处的时代时把自己对资本社会的分析称为政治经济学领域内对自由的科学研究,通过回顾马克思的早期著述和晚期著述都可以看出其重要性,可以说这是马克思毕生理论探讨的最为重要的规则和方向。另一方面,必须从世界历史发展的长时段来看待资本、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因此当代社会就呈现出一种“铁的必然性”发生作用并正在实现的趋势,前者指的是政治权力和资本始终在起作用,后者指的是人类文明走向解放的道路。聂教授强调,长期以来,我们把马克思的学说概括为人类解放学说,但回到文本会发现马克思指的并不是“类解放”,马克思提出此问题有其特殊语境,结合《论犹太人问题》的全部语境就会发现所谓的“生命安全”、“财富”等实际上都指的是个人,而人的个体解放虽然受制于但是也离不开政治。因此,聂教授指出,《资本论》既是马克思的经济论和社会结构论,也是他的人性论,《资本论》对资本的发展过程和规律揭示越详细,就表明在这种制度下人性是如何丧失的,这才说明人性的回复是如何重要。聂教授强调,马克思的思想是一个不断深化的过程,并没有教科书上所讲的成熟不成熟之说,只有将人道主义和自然主义的关系与唯物史观的分析结合起来才能完整呈现出马克思唯物主义的现代性。聂教授还说明了“铁的必然性”的概念,他表示,回到马克思的文本会发现马克思只有在论及资本主义生产的自然规律时才使用“铁的必然性”,各个国家民族只有走这条道路才有现代形态,尽管资本伴随着痛苦和灾难,但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最为重要的方向。

第二,《资本论》承袭了并突破了古典经济学提供的思路、体系和方法,关键性的突破就是马克思全面、深刻地认识资本。马克思对资本的态度不是单一的和绝对的,而是非常复杂的。马克思把配第当成古典经济学的起源、关注配第,一方面是因为配第提出了分析当代社会最重要的政治和数字的范式,马克思《资本论》中相当多的原理不用数学是阐述不清楚的,对社会的精确化、统计化、科学化分析资本时代的关键,而这在当代中国非常重要;另一方面,配第提出的社会化的结构也是马克思的资本分析区别于其他人之处,马克思资本分析把不同领域的分析看作社会总结构的部分和表现,聂教授认为,配第对马克思的启发是不可抹煞的。《资本论》承接的很多议题来自古典经济学,但基于的是总体的哲学的思维,所以马克思从古典经济学出发超越了古典经济学。聂教授还强调了德国古典哲学对于马克思的影响,可以说马克思是德国古典哲学的当代发展。聂教授指出马克思为我们提出了这样的忠告:我们撇不开“铁的必然性”,顺应社会发展和历史潮流来改变现状几乎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行的。这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研究和撰写《资本论》深刻的时代背景和逻辑前提。那么,马克思如何看待资本?聂教授认为,马克思写作时间如此之长,一方面是资本时代的复杂性,另一方面马克思不是对资本主义时代的现象学描述,而是找到结构去透视这个时代,因此实践本质上是理论的。目前国内马克思主义研究中风靡的观点是在马克思哲学原理研究中没有马克思的资本论,但对于马克思来说,马克思的哲学就是资本认识论。马克思充分意识到古典经济学最重要的贡献并不仅仅在于劳动价值论,马克思对此问题的思考是基于对具体现象的分析以及当时的经济结构。聂教授指出,除此之外还要注意到庸俗经济学对整个经济过程的分析依然支撑着马克思的判断、德国对德国历史学派经济学对马克思的影响也很大。聂教授还分析了我们应当如何看待资本本身的功能,对《资本论》的特定内容的解读和苏联模式的影响使得我们对资本有了固定的、负面的主导印象,马克思作为辨证论者,回到《资本论》发现,他在揭示资本及其罪恶的同时并没有否定他对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积极作用。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关系不仅是对立的关系,也是继承和超越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必须重新理解马克思对资本本性的分析,离开这些就不可能理解马克思的资本观。

第三,在马克思的整个批判中贯彻了不崇拜任何对象,本质上是批判的、革命的辩证法,这是马克思秉承的从德国古典哲学开始的理论风貌,这一点对当代理论见诸现实也很重要。

聂教授概括为三点,我们必须用冷静的目光审视资本时代的现实,马克思基于事实和逻辑和全面性和整体性的考量对资本进行理性的研究和批判;按照科学的方式充分研究资本运行的逻辑,马克思并没有对现象进行排列组合,而是寻找一个能把资本逻辑及其结构化状态描述出来和透视清楚的框架;周全考量理论体系建构中的各种问题和细节完善关于资本的“叙述方法”,目前学界并没有认真清理过《资本论》中的“叙述方法”,聂教授将其概括为八个方面,结构、术语、引证、表述、修订、翻译、辩驳、理解。聂教授强调,对文献的研究并不仅仅奠基于史实考证,而更应引申出其思想深度。

第四,《资本论》的当代价值。聂教授概括总结了三点:顺应历史发展“铁的必然性”和“正在实现的趋势”,马克思的分析表明,我们应自觉顺应、积极融入全球化这个“铁的必然性”,在此基础上构建开放、包容的国家关系,这不仅有利于世界总体发展,也必然惠及国家民族的进步;在理论风云和思想激荡中寻找创造和突破,马克思通过《资本论》来完成对古典经济学的超越。聂教授强调,马克思在哲学立场上的变革、政治立场上的转变如果不落实到对资本具体运行过程机制的讨论中就显现不出来,不能以简单的对立和孤立的片段来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新必须从原本的狭隘的范式中跨越出来;弘扬辩证方法、理性精神和总体性思维,面对盘根错节的时代问题、面对当代的复杂情况,我们需要像马克思一样超越个人功利得失、放眼世界趋势、深究历史真相、理性评估现实、热忱探索未来的思想巨匠。

最后,薛稷教授再次对聂教授应邀来作学术报告表示感谢并作了两点总结:聂教授从社会史、思想史的角度基于文本和文献考订回溯马克思的思想发展过程,关照现实,回到文本作情境还原,其中涉及到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资本论》及其手稿创作群、国内外学界热点等问题;国内对于文本学、文献学的关注逐渐兴起,聂教授基于对马克思经典文献的精心研读和独立思考重新还原马克思的思想是很重要的、具有启发性的。在互动交流环节,聂教授就参会师生提问的部分问题进行了细致解答。本次讲座在浓厚学术氛围下圆满结束。

                                                                                                                                      (马援、李岩松)